皮皮虾的哥哥皮皮唐

【唐暗】这个杀手不太冷(一)

唐门是我了,只是现实中暗香不存在的……时装玩家唐门诚邀生活玩家暗香巴蜀万青竹海一叙。

monkey今天吃药了么:

#天刀唐门×楚留香暗香
#一个时装玩家唐门和一个生活区玩家暗香的故事。



暗香是个不称职的暗香,暗香不喜欢和师姐们一样喊着以杀止杀的口号接暗杀单子,也不喜欢劫富济贫除暴安良。
他喜欢砍竹子。对,砍竹子,一根翠竹七两银子,无论数量多少,无论行情如何,就是七两,不二价。
银两在手,天下我有。暗香砍着竹子心里还有点美滋滋,手下一滑。哎呀砍歪了。



唐门是个很骚的唐门,巴蜀城的衣裳铺子布料店老板都认识他,只要有新品上市,唐门公子必定是第一个来的。
唐门很骄傲,摇着扇子抱着熊猫大摇大摆上街去买新衣服。没办法,唐门乃世家大族,不差这个钱。
全包了!这是每次上街唐门最爱说的一句话,心里还有点美滋滋。有排面!



暗香最近很忧虑,竹子不够砍怎么办!暗香是一个尊重自然规律的好孩子,不止尊重自然,还坚持贯彻科学发展观,一片地的竹子不会砍多,留下嫩的还在长的,让竹林不至于全灭,长势好的也舍不得砍。砍了就不好看了。暗香很有原则。
师姐们看不得他忧虑,这个小师弟一向呆里呆气单纯的很,平日里都舍不得欺负,说不想杀人全门上下没人拦着他砍竹子。于是她们背地里开了几次会偷偷联系了各地执行任务的师姐师妹们,给他画了个地图,各地的竹林分布图。
暗香一觉醒来,地图放在枕头边。



唐门最近很反常,衣服不够新颖怎么办!俗话说女人是水做的,唐门觉得自己是衣服做的,没有新衣服在身怎么能算作一个完整的人类!唐门一气就要闹,今天抢了师姐的衣裙给傀儡换上,明天偷拿师妹的胭脂给傀儡化妆。闹了几天,唐老太太看着自己遭殃的首饰盒头发都气黑了几根。挥了挥手让师叔几个把他捆了丢到门口竹林子里去反省。
唐门一觉醒来,自己睡在竹林里,旁边放着个箩筐,筐里睡着只熊猫。



暗香到巴蜀的路不近,但也不远,他看着地图上密密麻麻一片竹叶标记,一下子就被征服了。总之不久他就踏上了这片土地。到了竹林跟前,暗香觉得自己被征服的太早了,以至于他现在想不到词语来形容自己对巴蜀的感情。可能是想卖身在此每天砍竹子吧。落下热泪的暗香立下了这个flag。
他从包裹里拿出了自己亮闪闪的破烂的斧头,开心地砍起了竹子。竹子落地的一瞬间他没有听到往常一样的一声脆响,而是一声像是竹竿撞到人脑袋的闷声,伴随着一句“哎哟哪个瓜娃子砸劳资?!”



唐门抱着熊猫坐在倒扣的箩筐上,靠着几根竹子悠闲地晒太阳。好在新衣服穿在身上,最近巴蜀城里应该不会再上新品,等老太太消气了再回去道个歉就好,下季新品还是囊中之物。唐门兴奋地一拍手,一根竹子不偏不倚砸在了他脑门上。
“哎哟!哪个瓜娃子砸劳资!”唐门揉着脑门抑制不住脱口而出的方言,反手就要掏出扇子召唤傀儡。
“咦……这里居然有人?”唐门的手顿住了,不是故意的?等会儿,这林子里有人?然后他抬头就看见了一个围巾遮住半脸浑身基佬紫腰间别着双匕手里拿着斧头做刺客打扮的……伐木工。
而伐木工一手拿着斧头一手心虚地握紧拳。怎么办……话废该怎么办!



唐门终究是唐门,身手自然也是不错的,傀儡无声无息地靠近了入侵者的身后,扇子挡在身前随时可以发动攻击。“杀手?”他眯了眯眼,不怒反笑。唐门本身长得好,眉目俊朗身型挺拔,薄唇轻抿的时候自有一股贵公子的气质,新品的衣服穿着自然更显气派。
暗香眨巴眨巴眼睛,歪着头沉思片刻,伸手亮了亮斧头。“我来砍竹子的。”
唐门睁大了眼,不敢置信地盯着暗香看,暗香有些不自在,放下斧头一抱拳,“在下暗香弟子,来府上…砍竹子。”
唐门更惊讶了,他依稀记得听师叔师兄师姐们聊起过这个门派,当时师叔严肃认真地强调过,“暗香弟子以杀止杀,是一群没有感情的杀手。”怎么?难道说,这是在拍这个杀手不太冷大宋版?
于是唐门开口问,“可是那个以杀止杀,没有感情的暗香弟子?”
暗香耿直地一点头,“是,我是一个没有感情的伐木工。”



唐门和暗香算是认识了。
唐门想着这个人真是好单纯好不做作跟其他没有感情的杀手完全不一样他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暗香想着砍竹子真好玩。
那天傍晚暗香用一只烤鸡彻底抓住了唐门的胃,唐门吃的满嘴流油也不舍得拿新衣服擦,暗香想了想,撕了自己内衬袖口递过去。唐门一颗少男心剧烈跳动起来,他这是在干什么?他居然为我撕烂了衣服!他是在暗示我他是断袖!四舍五入一下他就是在向我求婚啊!
而暗香心里想着,你家竹子真好砍。

【邪教安利·第一章】Kismet Fetter宿命之绊。(CP: Finrod X Dior)

Cliomania森爹:

写在前面:


* 一切的荣耀与角色属于J.R.R.Tolkien教授,只有脑洞属于我与 @诺多良心Finrod 。此系列文作者们的脑洞开太大。邪教好吃,而坑难出。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嗦三遍)


* 因部分情节需要,略微改动了下Tolkien教授原著的设定(例如重生后是成年,而非幼年。)





Chapter 1. 曼督斯与提里安。




“…凯勒巩…费诺之子…多瑞亚斯…屠杀…我的孩子们…Nimloth…”


“……”


这就是Dior生前看到的最后景象:深夜里被火把照亮的血色墙壁、飞矢与空气摩擦之声、闪着寒光的刀刃、雨滴般洒落在雪地上,冒着热气的血液、尸堆如山的石窟宫殿、还有…独属于明霓国斯冬夜的明亮星辰。


当他再度从回忆里挣扎着睁开双眼的时候,思绪还未从最后那血迹斑驳的骇人场面完全恢复过来。伸出手想要去揉自己疼痛欲裂的头部,触碰到的却是空气。


于是Dior用力地甩了甩头,尝试着让自己清醒一些,定下心神。映入他眼帘的却还是一片灰暗,还有零星散落着白色的光,望不到边际。“呵…我究竟在这个回忆里,沉睡了多久?” 


被利剑戳穿的胸膛似乎仍在隐隐作痛。当Dior低头看去,除却自己身上发出的微弱光亮,什么都没有。他又试着向前走了几步,失去了肉身的身体有一丝丝失重感,但并没什么难以忍受的异常状况出现。


“Nimloth?吾爱?你在哪里?” 很快适应了这种移动方式,在四周巡视了一圈,Dior却并没有找到自己的妻子。“难道是,被送到了殿堂的不同区域?… 这位掌管冥殿的大能者究竟靠不靠谱?”


“这位融合三族血脉的次生子…可否请汝重复一遍汝刚才的话语?” 后方的虚空中倏然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十分平静,却略显得冷酷生硬。


Dior回过头,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中,微光点点汇集,待黑暗如海潮般褪去后,他发现自己身处空旷而冰冷的殿堂,与之前的虚空不同,在这儿甚至能看到雕刻着精细花纹的石壁。在他后方,声音传来的那个方向,一位身着黑色长袍的高大男子端坐于石梯高位。身边漂浮的明灭光点将他的身形映亮,宽大的兜帽遮住了他的大半张脸,唯余几缕鸦黑长发自领口滑落。虽看不清全貌,却还是能感受到他周身散发出不怒而威的气势和挥之不去的冰冷气息。


那种冰冷,Dior却再熟悉不过:那是属于死亡的气息。就如当时他的灵魂刚刚飘入空中,从上空传来的那声召唤所给予他的感受。于是他转过身去,恭恭敬敬地行了礼。


“掌管着死亡,又掌管着重生的大能者,伊露维塔的命运判决者哟。我的父母,英勇的贝伦与美丽的露西安,皆受过您的恩泽。因此,我是定不会、也不敢质疑于您的能力。只是, 我的母亲找到了她勇敢的独臂贝伦,而我却寻不到我的妻子Nimloth,这让我感到十分哀伤。” 


身处高位的Namo却一时缄默不语,在Dior正担心自己是否用错了措辞,得罪了这位大能者之时,他缓缓开口了。“父神最骄傲的造物之子,吾之所以从这等候之殿唤醒汝,并非仅为来解答汝之疑虑。吾仅能使汝知晓的是:汝之妻子,多瑞亚斯的Nimloth, 已选择了与汝截然不同的命运。而吾此行前来,目的是来告知汝,汝重生之刻即将来临。”


这冷漠声音所带来的消息却让Dior愣住了,他甚至无视掉了这对于精灵来说最重的恩赐。“您的意思是,Nimloth拒绝了召唤?”


高位上的维拉微微颔首。当猜想得以证实,Dior的神情显得更加痛苦了。他的语调颤抖,甚至接近于恳求,“阿尔达最伟大的亡魂仲裁者,Nimloth是我心中无法割舍的挚爱。她自嘉兰岛便一直陪伴于我,直至亲眼见证了多瑞亚斯的灭亡,与我们尚未长大的孩子分离。大能者啊,难道就没有任何机会,让这朵曾经在明霓国斯盛开的洁白之花,继续在维林诺的土地上绽放她的光彩吗?”


“伊露维塔的意志是谁都不能够,也无法违抗的。” Namo的语调依旧冰冷肃穆,却微微放平缓了些。他自王座上站立起身,一步一步走下石阶,步伐平稳,却似瞬息之间便已来到Dior面前。“Nimloth对汝等孩子们的爱, 已经超越了她自己对重生的欲求。” 


大能者厚重的靴底踏在地面上的声音在空旷的大殿内飘荡,那回音就如刺锤,一下一下敲在Dior空无一物的心上。他定定凝视着面前大能者的权杖,再也未发一语。


“命运选择了汝,多瑞亚斯之王,庭葛的继承人。吾可见汝之情绪、汝之所思,但一如之神的指令不可违抗。”仲裁者的手中浮现出点点白光,未见那兜帽阴影下的嘴唇张动一分,他的声音却似穿透了整个等待之殿一般,自深邃空间的每一角落响起,回荡在Dior的灵魂深处。“而现在, 则将是汝做出选择的时刻。永生却被这个世界束缚的精灵,亦或是短暂却掌控着自我命运的人类。”


“——首生子与次生子的后裔啊,告诉吾,汝的选择是什么?”


Dior低头沉思片刻,恭谨地微躬身开口,他的语调仍溢满悲伤,却隐约透露着坚决,”艾尔达的大能者,我选择精灵的命运。这永恒的束缚,将是对我未能保护好辛达子民与家人的惩罚。而我更为我那在多瑞亚斯城破之日,被我送去了城外的小女儿感到担忧不已,她现在还生死未知。若她还存在艾尔达的大地上,我会用这重生的漫长生命为代价,去好好守护她,直至我这一世的终焉来临。“


 “那么,吾便依照汝之选择。” Namo点点头,手中的白光愈发刺眼,将原本昏暗的殿堂晃得如同白昼一般。”是时候了。去吧,Dior Eluchil…”


Dior只感觉全身被洋溢着温暖的光包围着,眼前却充盈着一片迷蒙的白雾。他的灵魂变得愈来愈轻,从刚才所站立的地方飘了起来,越飘越远。


很久之后,直到Dior再睁开双眸,他正躺在一片碧绿的草地上,它们柔软得像他记忆中嘉兰岛的春季。紧接着,他便看到了那只存在于童年歌谣里的佳拉西理安。于是才顿悟过来,自己原来已经到达了这片曾经外祖父与之失之交臂的神圣土地。


“去吧,还有尚未到来的机遇在等待着汝。记得,汝还有一位尚未谋面的血缘之亲在澳阔泷迪。” 大能者的话语还在脑海中盘旋不去,Dior站起来,活动活动新生的身体,顺便四处巡视了一番,却被不远处低矮山脊上屹立着的白色城墙吸引了全部注意。


“提里安, the white house and walls。您的光辉与宏伟早已超出了流传歌谣里形容的那样精彩绝伦。” 当Dior真正登上图纳山, 来到这座圣洁之城的城门前时,他被眼前的景象惊愕得有些不知所措。虽说他早在多瑞亚斯就已对各式贝阙珠宫司空见惯,但它们却比不上提里安的一丝一毫。向城内望去,街上的精灵皆身着华服,却未有任何突兀之感,而是在阳光的映射下,反射出点点银白色亮光,似乎将黑夜中的璀璨星辰全都点缀在了衣物上一般。


“…说是要去澳阔泷迪寻找我的至亲,却不知怎么先到达了提里安?不如先去打听打听。” 待回过神来,Dior在心中打定了念头。他转身踏进一条不知通往何方的狭窄巷弄。“如今的提里安就已经繁华到如此程度…真不敢想象在那尚为遥远的神树纪元,这里又是怎样一番景象?” 正在他正目不转睛地盯着这些鳞次栉比却都十分有异域特色的建筑看时,远方却传来一阵悦耳的竖琴声。他阖上双眸,静静地享受了一会儿。这竖琴音色圆润,演奏者也将其弹得张弛有度。


”我原本认为, 除却多瑞亚斯外和曾经ada口中常提起的那位诺多精灵, 没有任何其他地方的精灵能弹得出这等动听的乐曲了…只是,为何这个曲子, 旋律中却隐隐透着与这城中的欣荣景象不符的哀伤之感? ” 


Dior对那演奏者却生出了强烈的好奇心, 他放轻了步伐,用心辩听着乐曲所传来的位置。


在转过很多街角后,他在一座造得颇有气势的殿宇庭阁旁停住了。在这宫殿前方,有一座对比之下略为渺小,却显得十分雅致的喷泉。从水柱上落下的水滴轻柔地飘进下方的水池里,而在一旁,坐着一位十分俊朗的年轻精灵,他发上的光芒,恐怕那驾驭太阳的雅瑞恩看了也要为之惊叹:流苏一般的金色卷发披散开来,顺从地服帖着他的面颊倾泻而下,直至肩胛处,与在日光下飞溅开来折射出银白色光芒的泉水相互呼应。柔和却略显忧郁的目光正出神地盯着怀中的银质竖琴,动作轻柔得似抚摸爱人的面颊般。


“承载着不死地上罗瑞安之光的金发, 那便是纳国斯隆德之王, 我父族尊崇的努萌,芬罗德·费拉刚。他在夜空下吟唱着亘古悠远的歌谣。在那时, 就算他所佩戴的珠宝如何闪灼,都不及他本身的万分之一夺人眼目。” 


Dior不知为何却回忆起遥远的那一世,贝伦对还是幼儿的他讲述的那位诺多君王。自从那时,尚在咿呀学语的他便将这未能谋面的睿智精灵作为此生的榜样。待Dior想尝试着走近些,那位演奏家身边却聚集起了越来越多的诺多精灵。虽都离他有一段距离,却将他团团围住了。于是, Dior制止了自己上前探查的念头。


“还是先打听到前往澳阔泷迪的路线吧。既然曼督斯之神已给出指引, 说不定这路途中真会遭遇什么未知的际遇也不可说? ”




(T.B.C.)

【邪教安利预告】Kismet Fetter宿命之绊。(CP内详)(各位看官真的不来一发?)

我和regal共同脑的新鲜出炉邪教cp安利,也算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参与安利文的产出。各位看官,真的不来一发么,好吃的!(高举安利x)

Cliomania森爹:

* 一切的荣耀与角色属于J.R.R.Tolkien教授,只有脑洞属于我与 @诺多良心Finrod 。此系列文作者们的脑洞开太大。邪教好吃,而坑难出。慎入,慎入,慎入(重要的事情嗦三遍)




* 因部分情节需要,略微改动了下Tolkien教授原著的设定(例如重生后是成年,而非幼年。)












楔子。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逝。




君恨我生迟,我恨君生早。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逝。




恨不生同时,日日与君好。




我离君天涯,君隔我海角。




化蝶去寻花,夜夜栖芳草。








———————来一发晋江小白风文案——————








第二次亲族残杀之后,小白花宁罗丝因对于中洲及双胞胎儿子生死不明的执念,拒绝了曼督斯的召唤灵魂徘徊于中洲不愿离去。








重生的迪欧自内牟口中得知此事悲痛欲绝,并在大能者指引下前往澳阔隆迪投奔其外公的亲属欧威。








在那里,孑然一身的他,意外邂逅了父亲的故友……?!








当最美辛达王遇见最英俊诺多王子,这究竟是偶遇,还是命运的羁绊?








Finrod:“尽管未曾见过你的母亲Luthien公主,我已在你的脸上窥得伊露维塔最美儿女的样貌。”








Dior:“不要走。我已失去所有……无法再承受失去你的可能。”








Finarfin&Olwe:“……”








重生如白纸,cp看颜值。








且看美精联手,实现继盖拉银树之后诺多辛达又一次联姻(误)。成就一段让你欲罢不能的邪教传奇(大误)。








————————以上文案纯属扯淡————————




 @诺多良心Finrod 感谢Regal码的文案。




各位来吃新的邪教安利吗?(摇手绢)





【p图】@Mr.skull 求的双梅——手机没法艾特麻烦自取。


本lof上所有曼督斯见系列头像需要请自取,以及有任何想要的配字可以评论留言*^_^*p图渣感谢大家喜欢


【p图】喵口特殊系列,后两张来源于@诺多兰提 。别回来了23333也是心疼,安姐快去陪你家主子一起蹲小黑屋(感觉要被打了)


【p图】曼督斯见系列之第三家族,最后一张来自@诺多兰提 噗。目前最全的家族,不要说我偏心x没错我就是三家脑残粉x


【p图】曼督斯见系列之第二家族,个别有cp向,以及,最后一张恶搞别打我!真的是粉不是黑x


【p图】曼督斯见系列之第一家族,附带一张爷爷☆个别有cp向版本